听到这话,关启政的脸色更加的阴沉。

陈彼得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便赶紧道:“关律师,我实话都告诉你吧,其实我和馨儿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她只是想赶快摆脱你,所以才让我和她演的一出戏,其实,你们离婚的时候,馨儿已经怀孕了!”

听到这话,关启政的脸上充满了震惊。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手上一用力,揪着陈彼得的衣领更加的紧了一些,质问道:“你说什么?我们离婚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了?”

“对啊,她的预产期是下个月,你可以算算日子的。”陈彼得赶紧点头。

闻言,关启政便松开了陈彼得的衣领,低首想了一下,然后便颓丧的坐在了一旁的排椅上。

陈彼得走过去,低首道:“其实,我答应过馨儿,绝对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你,可是现在馨儿危在旦夕,我真的没有权利决定任何人的生死,所以我只能将你叫过来!”

这时候,关启政伸手将双手插进了自己浓密的头发理,喃喃的道:“我以为她和你在一起了,她不爱我了,她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可是为什么她要对我说谎?为什么宁愿是一个人带着孩子也不肯原谅我?”

“你和馨儿的事情我本来不应该插嘴,可是我又不得不说,也许馨儿爱了你十年,她累了,她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所以她才选择离开你的吧?”陈彼得蹙眉道。

“的确是我对不起她,是我没有顾及到她的感受,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关启政悔恨交加的道。

“希望馨儿和孩子都能够平安无事。”陈彼得转眼望着急诊室的门,虔诚的祷告。

夜深沉而幽深,两个男人在医院冰冷的楼道里等候,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超火辣的美女妹妹

快到天明的时候,急诊室的门忽然开了!

等候了半宿的关启政一个箭步便迎了上去,抓住医生的手臂,急切的问:“医生,病人怎么样?”

这时候,医生摘下

了口罩,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很幸运,母女现在都平安了。”

听到这话,关启政的脸上欣喜若狂。“谢谢医生!”

医生走后,关启政久久陷入惊喜中不能自拔。

这时候,陈彼得走过来,说:“恭喜你,做父亲了!”

“谢谢!”闻言,关启政望着陈彼得说了一声谢谢。

随后,陈彼得看了看窗外已经发白的天色,道:“关律师,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

他其实是在提醒关启政,提醒他该有一个选择了。

“是的。”闻言,关启政的眼睛也朝窗外的晨色望去。

这时候,陈彼得便道:“关律师,我下周就要离开江州了,作为一个普通朋友,我不能再照顾馨儿母女了,希望你能够照顾好她们,无论你将来选择和谁在一起生活,馨儿的女儿都是你的责任!”

“我明白。”关启政笃定的回答。

看到关启政坚定的眼神,陈彼得便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

关启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随后,陈彼得便转身离去。

此刻,他还是离去的好,关启政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他肯定能够将馨儿母女照顾好的,就算他选择邱云,他也会将馨儿母女安顿好,这一点他还是相信的。

宁馨儿感觉浑身无力,手脚都软得动弹不了,下身极其不舒服,一直都在做梦。

梦境很是缭乱,有jane、有宝宝、有孙毅、有乔丽、竟然还有邱云……

可能是不想被梦境所困扰,宁馨儿挣扎着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了一片洁白的颜色。

“你醒了?”这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男音。

宁馨儿不由得转头一望,却是看到自己床边坐着一张熟悉而又憔悴的脸。

关启政?他怎么在这里?宁馨儿一愣后,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此刻躺在医院里。

“你怎么在这里?我是

在医院吗?对了,彼得呢?”下一刻,宁馨儿便一边问一边挣扎着起来。

可是,她根本就起不来,不但浑身没有力气,而且腹部也钻心的疼。

这时候,关启政赶紧按住宁馨儿的手臂,制止道:“别动!”

“我……我这是怎么了?孩子,我的孩子呢?”挣扎了半天没有起来,宁馨儿想起了她昏迷之前的事情,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发现那里已经不再高高隆起,不由得心惊!

“馨儿,你冷静一点,孩子已经生出来了,她很平安!”关启政蹙着眉头解释道,眼神里都是对宁馨儿的怜惜。

听到这话,宁馨儿的手一下子就抓住了关启政的手臂,惊喜的问:“你说什么?我生了?孩子呢?孩子在哪里?对了,我生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漂亮不漂亮?不,不,健康不健康?我没有摔坏她吧?”

宁馨儿虽然手脚无力,可是此刻手却是紧紧的攥着关启政的手臂,都将他的手臂攥疼了!

见状,关启政马上安抚道:“馨儿,你冷静一点,你生了一个小公主,长得非常漂亮,不过因为你是早产,所以孩子现在被医生放在了保温箱了,不过你放心,她现在各方面身体状况都很好,只是要在保温箱里待一个星期左右。”

听到宝宝没有事,宁馨儿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又道:“小公主?我可以去看看她吗?”

此刻,宁馨儿太想看一眼她的小宝宝了,她竟然生了一个小公主,呵呵,她就想要一个小公主,以后和她作伴,心里真的是高兴极了。

看到宁馨儿脸庞上的笑意,关启政也舒了一口气,温和的道:“现在你还不能去看她,因为你是剖宫产,而且你刚刚经历大出血,绝对不能到处走动,你放心,孩子真的很好,我刚刚还去看过她,有专业的护士照顾她,真的比我们还要细心、专业。”

闻言,宁馨儿点了点头,因为她真的感觉自己没有站起来的力气,现在的确不是看望孩子的好时机。

xs1234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