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倾慕忽然站起身来,一头扑进了洛杰布的怀中,哽咽起来:“皇爷爷啊!您要是不问清楚,没准哪天,您跟皇奶奶也跑去环游世界了,到时候孙子想您了,见不到您,孙子还不操心死啊,孙子连您跟皇奶奶葬在哪里都不知道,呜呜~老祖宗们是这样的结局,不是吗?是这样,才奇怪啊,不是吗?”

洛杰布紧紧抱着倾慕,心越来越沉!

他想着那本相册上爷爷奶奶的样貌,似乎挺年轻的。但是爷爷奶奶年轻的时候,是没有时间环游世界的,他们都在奋斗,在延续洛家的血脉,在振兴洛家的基业,在打拼洛家的江山!

洛杰布深吸一口气:“你说的对!你父皇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倾慕泪眼婆娑地抬眸,望着洛杰布:“皇爷爷,兹事体大,您等着父皇回来之后,细细问他!如果有什么进展或者发现,您一定要记得告诉我!不要让我跟您一样,到六七十了,还陷在对祖辈的思念里,牵肠挂肚的!”

“好!我们倾慕真是孝顺,我们倾慕最聪明、最懂事了!你放心啊,皇爷爷问出来了,一定先给你说!”

洛杰布目光凶狠:“你父皇居然骗了我这么多年!真是过分!看来皇爷爷还是老了,有些事情脑子不如你们年轻人灵活了,所以,皇爷爷知道了一定告诉你,你帮着皇爷爷分析,免得皇爷爷又被你父皇给骗了!”

“嗯嗯!”倾慕连连点头!

洛杰布这一提起爷爷奶奶,思念就收不住了。

他放开倾慕,轻叹了一声:“我回去翻翻老祖宗们的相册去,你啊,回房去吧。不要多想,有了答案,我告诉你。”

“嗯嗯。”倾慕赶紧上前,扶着洛杰布:“皇爷爷,孙子做您的拐杖,扶着您!以后啊,您就算是环游世界去,也要给孙子留个地址,什么时候需要孙子这把拐杖了,您一句话,孙子立马就到!”

“哈哈,我就说我们倾慕最懂事!”

穿洛丽塔装清新美少女户外森林写真

洛杰布的心情被小孙子逗得忽上忽下,这会儿又好些了。

倾慕一直将他送到套房里,这才转身离开。

回到房里的时候,他看见,室内的光影一片明媚,贝拉将书桌上的台灯关掉了,她坐在椅子上,却是双手趴在桌子上,脸颊下面枕着一本书,纤长的睫毛安静地宛若两把小刷子。

倾慕静静走过去。

他凝视着她,只觉得怎么都瞧不够。

这几日晚上,也就是纪雪豪留下的第一晚,他跟贝拉一起睡的,还是规规矩矩睡的,但是后来,纪雪豪就睡在倾容的房间里了,毕竟家里宫人太多,倾羽太小,公主的名誉很重要。

而倾羽跟纪雪豪分开,贝拉又舍不得倾羽,总怕她半夜发作。

于是,倾慕只能与自己的小妻子夜夜分离。

俯首,一记浅浅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上,倾慕忽而将她轻轻抱了起来,放在了他的大床上。

他自己也躺下,就在她身侧,握着她的手,望着她。

想到贝拉马上要去纽约了,心里还真是不舍,但是一想到瑾容爷爷说的,要他跟在瑾容爷爷身边几年学习管理洛氏,他不由又咧嘴笑了起来,瑾容爷爷目前就是定居在美国的,家里的妻子、妹妹什么,在美国,他相信他跟贝拉还是有很多机会可以见面的。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已经是我合法的小妻子了。”

倾慕宠溺地望着她。

——中国。

慕天星醒来的时候,肚子有些饿了。

起床穿上衣服,脑海中想起了答应百里秋去莫邪的事情,想着,要怎么想办法甩开凌冽去莫邪呢?

她一开门,就吓到了客厅里所有人。

没有一点点预兆,她就这样站在门口,而凌冽扬起下巴,看着她,当即站了起来:“小乖,是不是饿了?”

夫妻多年,她的生物钟他是非常清楚的。

慕天星不理他,对着卓然道:“清粥。”

卓然笑着当即将茶几上准备好的保温桶带给她:“这是让他们用我们在月牙湾喝的牌子的纯净水煮的粥,我还买到了您爱吃的那个牌子的鳕鱼酱,都在里面。”

慕天星接过,转身要走。

卓然赶紧叫住她:“皇后!”

慕天星蹙眉,侧过脸看着他,又听他道:“皇后,陛下从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呢!这个粥,够两三个人的量。”

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慕天星抿了抿嘴角,而凌冽也一直紧张兮兮地盯着她看,听见卓然的话,他当即配合地一手捂着胃:“嘶!一定是饿坏了,太久没吃,老胃病犯了!”

慕天星冷哼了一声,提着保温桶就往里走:“下次演戏,拜托你们专业一点,一屋子的山药枣泥糕的味道,别告诉我,御用的糕点是给战士们吃的!”

凌冽:“、、”

卓然:“、、”

慕天星进去,放脚踢上了门。

凌冽手边原本装着糕点的盘子,早已经被卓然撤下去了,茶水是有的。

可是这丫头鼻子也太精了!

属狗的吗?

慕天星在房里喝了清粥,感觉胃里舒服多了,她拿着手机,开始订自己从北京飞往莫邪的机票。

反正这趟跟着凌冽出来也不是包机,身份证都是带着的,原本去莫邪属于出国,还要签证,现在莫邪就是自己的国家了,也不需要签证了,通行上更加方便了。

订了机票之后,她开始盘算怎么离开。

而她不知道的是,仅仅五分钟的时间,卓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并且面色沉重地望着凌冽,小声道:“陛下,皇后几分钟前订了明日上午飞往莫邪的航班。”

因为百里沫这个人,慕天星一直很避讳这个地方,尽管她被百里沫软禁四年生子是发生在印度的事情。

而现在,她居然主动要去这个地方?

脑海中想起她的话:“你再说一个字,咱俩就离婚。”

再想起百里秋当年对她痴迷又恋恋不忘的事情。

最后又想起他毕竟比小乖大那么多,而她跟百里秋却是年纪相当!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