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艘游轮真的很大,就像是空无一人的酒店。

众人一边寻找可能会出现的人影,一边寻找舰桥的位置。

他们只是以为自己运气好,登上了一艘路过的游轮,只要能够找到无线电发讯器,就可以对外发出信号,通知海岸巡逻队过来救他们,而这也正是他们的目的。

在寻找的期间,杰西始终有些精神恍惚。

齐山充当着暖男的角色,关心的问道:“你还好吗?”

杰西神色恍惚:“我总觉得,我以前来过这个地方,可是这是不可能的,我从来都没有登上过如此巨大的游轮,但偏偏的认出了这条走廊。”

齐山道:“你只是太累了,这是不可能的!”

这时,四个龙套长到了一副展览柜,里面放的照片和轮船的模型。

一人有些惊讶:“奇怪,这艘船竟然是一只老船,你们看这里,就是这一幅黑白照片,上面显示着拍摄于1932年,该死的那是80年前了!”

另一个人则有些吃惊的,看着照片上,船头上面的字样:“艾俄洛斯号。

艾俄洛斯是希腊神话中的风神,他曾经因为违背了自己的诺言,被神惩罚,不断的向山顶搬运石头,可是每一次到关键的时刻都会失去全身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石头重新滚落下来。”

“真是诡异的惩罚,他究竟做了什么?”小胡子的室友有些吃惊。

优雅淡然清纯美女鼓浪屿一日游

梳着大波浪头,之前泡在海水当中,不断叫着丈夫名字的中年妇女,此时来了精神,叉着腰说道:“他欺骗了死神,我应该说是他曾经对死神作出了承诺,可之后却又食言了!

你忘记了吗?我们小的时候给女儿讲过这个希腊神话。”

男人笑着拍了拍头:“好吧,或许是时间太久了,我已经有些记不清楚了!还是不要管这些了,先找到人再说!”

几个人说话的功夫,齐山一直在关注杰西的神色,他始终表现的不太对劲。

其余的人都以为,杰西是突然之间遭遇海难,还没有回过神来,可齐山却知道,杰西的记忆中伴随着熟悉感在一点点的返回。

突然走廊的另一端传来了钥匙掉在地上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当中,这声音特别清晰,所有的人都望向了那个方向。

小胡子的室友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希望能够找到人,可是却只找到了一串钥匙。

齐山嘴角轻轻勾起。

果然又是这样吗?

刚才明明没有人影,现在却突然又出现了一个,这个空间还真是够奇怪。

“没有看到任何人影,我只捡回来的这串钥匙!”

小胡子室友拿了一串钥匙回来,杰西看到上面熟悉的照片,面色微变,一把抢了过来。

“让我看一看……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这是我的钥匙!”

其余的几个人都被他说懵了,不解其意。

“你都说些什么?这怎么可能?”

像是怕他们不信似的,拿起每一个钥匙都说了一下用途,甚至上面还有儿子的照片,她将照片打开,跟项链上的照片对比了一下,众人发现果然是同一张照片。

这下大家的面色就更加诡异了。

走到宴会厅的时候,这种诡异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墙壁上的时钟停在了8:20,周围的一切布置,都特别像是在召开一场欢迎派对。

长条桌子上面甚至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水果和酒水,小胡子的室友拿起一个苹果,稍微擦了一下就咬了下去,甘甜可口,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齐山在触碰这些水果的时候,却明显感觉到这股奇特的力量。

这股力量跟齐山身上所携带的所有力量都不同,甚至能够演变出多种属性的查克拉,也没有跟这种能量相符合的。

与恐怖游轮当中发生了无尽轮回,相互对比,齐山有80%把握着时间的能力。

齐山微微眯起眼睛,他心中有些高兴。

穿越了这么多位面,经历过这么多事,终于要接触到时间的力量了吗?

时间和空间可是构造世界最根本的法则,空间很容易构造,无论是六道之力,还是更上一层的念能力,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方法开辟新的异空间。

可是操控时间,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

就算让齐山自己摸索,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现在自己送上门来,齐山又怎么能不高兴?

众人在大厅中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最后又为了求救的是四散分开。

齐山本来应该是跟着杰西一起行动的,可是这时他突然改变了主意,借口准备去甲板上找一找无线电通讯设备,尝试能不能问无线电对外发出求救信号。

大家分散开来之后,齐山直接跳到了整个游轮最高处。

这一次,齐山直接展开了圆。

半径达200米,敏感而又布满细腻能力的圆缓缓展开,覆盖了整艘恐怖游轮。

圆的探查能力与神乐心眼相比丝毫不差。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探查到比神乐心眼更多的细节,包括突然变换的能量和空间上的突然变化。

船上果然多了很多人,而且在几个隐秘的地方,已经出现堆积如山的尸体。

搜索了一下,齐山果然在展览厅,找到了另一个自己。

不过这个自己虽然与齐山长相相同,穿着打扮也没有任何区别,但他的行事模式却跟小胡子一模一样。

齐山一个同心锁甩过去,对方瞬间中招,反应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明白了这一点,齐山就对恐怖游轮迅速失去了兴趣。

不能完全复制,只能复制一个变了模样的龙套,故事仍旧还按照原本的剧情来进行,没有任何改变。

这还有什么意思?

齐山可没耐心,看这帮菜鸟互相杀来杀去。

船上竟然同时存在着三组人,看来关键点应该在这艘船上。

要么摧毁掉,会发生什么事儿了?

齐山很有兴趣一试!

齐山双臂展开,整个人如同一只大鸟一般轻轻的漂浮到了天上,双手摆了一个三角形,轻声喝道:“仙法,尘遁,原界剥离之术!”

一道光芒从天而降,将恐怖游轮瞬间分解成粒子,消失不见。

fpzw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