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护法,真的打算要给这个吃里扒外的卑鄙小人,那么多的承诺吗?”

司徒恒离开之后,秦力离开起身,上前一步对暗影处之人说道。

“呵呵……我有这个实力给,他也要有这个实力去享受,到头来,还不是我说的算!”

暗影处黑衣人冷漠的声音,让秦力不由得打个冷战。

“大人英明,属在下愚钝!”

秦力听完之后,瞬间明白过来,立马朝着黑衣人七护法恭敬道。

“这是解药!”

黑衣人七护法,抛给秦力一个玉瓶说道。

而遮蔽的面目,却露出了一抹阴鸷神情,秦力和秦家,只不过是他控制的一个棋子。

借力打力,利用北龙城的秦家,对付司徒家,而自己则坐享其成。

而在龙城,利用北冥家和简家的矛盾,让其两败俱伤,从中渔利,从而在小世界血煞门成为一家独大。

这个七护法便是血煞门,潜伏在北龙城的余孽。

寂寞空房里纯美女郎一场绽放

而且七护法至始至终,都是黑袍遮面,敛息易容,就是秦力也从来没见过,此人的真实面目。

……

司徒恒得意的回到了司徒家府邸,他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他离开府邸的消息,早就被简波的契约灵虫,蛛蜂皇洞察。

而此时,司徒家家主司徒云扬,却悄然回到司徒府邸。

对于北龙城发生的事情,司徒云扬早已得到消息。

有着三阶元婴修为的司徒云扬,外表给人一副中年儒生的面孔,让人觉得有些亲和感,可内心却是个狠厉的人物。

此人便是司徒紫颖、司徒紫晴的父亲。

司徒云扬来说,他很感谢简波为司徒家所做的一切,二人谈得很投机。

简波也为司徒云扬,做了身体检查,只是有些沉疾,并无大碍。

发现司徒恒离开司徒府邸这件事,简波便告诉了老祖司徒秋枫、司徒云扬二人

“要不要将司徒恒羁押!”司徒云扬询问道。

司徒家族出现内鬼,实在是让他有些难以启齿。

“不用了,现在如果动手,未免也太便宜他们了,这一次必须给他们一个教训!”

司徒秋枫虽然也非常讨厌,内鬼这种事情,但是他知道大局为重。

即使现在惩罚了司徒恒,秦家还逍遥法外,这一次必须让秦家也吃点亏。

即使不能让秦家覆灭,也让他们重创,知道司徒家并不是那么好欺负。

“对了,这件事情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也要表露出没有发现的样子,千万不要被他发现了。”

“要不然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将消息通报出去,那我们的计划也就失败了。”

于是司徒秋枫,便将计划透露给司徒云扬。

“是,明白!”司徒云扬听后点点头。

简波知道出了这档子的事情,司徒云扬的内心当然不好受,不过他作为一个外人,也不好去管人家的家事。

只能在一旁不说话。

“简波,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无能,紫云阁内接二连三出来一些祸害,实在是太丢人了?”司徒云扬看着简波说道。

“司徒前辈,您这话说的就有点揽过了,这些过错本来就不是您的,您又何必计较呢?”

“人本来就不同,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他既然选择了走另一条路,那我们也根本无法去改变他,当然他也会承担他相应的责任,而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

司徒云扬有些震惊,简波年纪不大,居然说得条条有理,这些深刻的道理,就连他都讲不出口。

“哎,我真是老糊涂了,都没有你这个小辈想的多。”

“司徒前辈,谬赞了,我能想到这些,是因为我是局外人,而你是局内人,俗话说得好旁观者清。”

云司徒云扬愣神片刻,接着指着简波大笑起来。

“你小子智商真高,会说话!”

三人闲聊片刻便开始干正事了,司徒云扬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去修炼。

而司徒秋枫老祖,则陪着简波继续炼丹。

司徒秋枫不是炼丹,而是观察简波炼丹手法,从中得到启发。

简波也将熙元传承之中,一些炼丹秘术讲给老祖,二人边炼制丹药,边互通有无。

有了真正的溶血花之后,炼制血毒解毒丹,果然和之前不同,进展不但快了许多,就连炼药的过程当中,那飘香的味道都浓厚了许多。

恐怕用不了多久,丹药便要出炉了

这可是简波第三次炼制血毒解毒丹,他当然也有些紧张和期待,若真的练出来了,又可救下许多人。

……

司徒恒回到云家之后,便躺在了床上,他辗转反侧一直都睡不着。

秦力虽然将那瓶,可能是毒药的东西给了他,但是他迟迟找不到机会下手,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司徒云扬的饭菜,都是由专门的人去送,根本不可能让他去接近,如果贸然前去,很有可能被发现,到时候可就跑不了了。

可是除了饭菜以外,根本就没有其它的办法去下毒,毕竟家主司徒云扬的实力那么高,总不能当着他的面,将毒药塞在他的嘴里吧,这很显然不切实际。

突然,司徒恒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虽然自己不能接近饭菜,执法堂堂堂主司徒枫可以,到时候通过他下毒,这样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对于司徒紫颖,自己亲自出马,将散功丹放在茶水之中……

最终说不定还能嫁祸给司徒枫,到时候司徒云扬和司徒紫颖死了,司徒枫又犯了滔天大罪,那整个司徒家做主的不就是自己了?

一箭三雕这可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想到这里,司徒恒便将心中的顾虑,都抛在脑后。

“咚……”

司徒枫正在房内修炼,突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谁?”

“是我!”

司徒枫有些奇怪,司徒恒半夜来找自己干什么?不过他也没多想,便起身边开门了。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是发现了什么痕迹?”

“没……没有,不过我确实有要事,要来跟你说!”

司徒枫狐疑地看着司徒恒,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这次家主身体抱恙,我们都没有好好的去孝敬家主,我这里有一颗还魂丹,想要通过您,借花献佛转交给家主!”

司徒恒笑呵呵地的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白玉瓶。

从秦家府邸回来之后,司徒恒将玉瓶之中的丹药,分开存放二只玉瓶之中。

他计划一颗假手司徒枫送给家主,一颗自己亲自送给司徒紫颖……

“哦……你干什么这么好心,怎么自己不去?”司徒枫皱眉说道。

司徒恒为了避免司徒枫怀疑,装作一脸献媚的样子。

“贤弟,我这不是想着,您能在家主的面前,说几句好话嘛!”

“瞧你那点小心思,老祖的脾气我可不敢招惹,你这东西如果不上档次,他还不把我骂死!”

“怎么能这么说,我这东西可金贵着呢?我花了好大的价钱,才从别人那里买来,这件事情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贤弟,这是一个机会,说不定家主到时候,赏赐给你好东西,到时候别忘了我,就行了!”

司徒枫心里好笑,司徒恒小心思,还真挺多,若不是自己提前知道,恐怕还真的着了他的道。

“好吧,那我就替你转交给家主,到时候给你说两句好话,有我的好处,你也会有!”司徒枫笑着将药瓶揣进了兜里。

看着司徒枫接收了自己的东西,司徒恒口心底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那贤弟好好休息,我这就不打扰了!”

司徒恒关上了门,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这下子我看你司徒枫怎么活?事后我要第一个站出来,让族人讨伐你。

司徒枫看了看瓶子,眉头紧皱,这个司徒恒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这瓶子里的东西肯定有古怪,这件事情必须要禀报家主知晓。

司徒枫离开了房间,悄悄前往家主司徒云扬的住所。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