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至巴基斯坦海路程约4200公里,货轮平均速度为28公里每小时,理论上四天就可以到达目地的。

但实际情况则需要五天,因为货轮中途需要在沿途三个港口卸下一部分集装箱。

大海航行的第三天上午,货轮在阿曼的塞拉莱港靠岸卸下一部分货箱。张一也在这里下了船,打算在休整两天,大后天搭乘飞机飞往香港,参加下周举办的珠宝拍卖会。

因为巴基斯坦飞香港的航班很少,为了及时能够参加拍卖会,张一不得不在此下船。

提到阿曼,张一想起在网上看的一个段子。

一个身着白袍、十指戴满珠宝戒子的中年人接受采访,报怨道:“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懒了,我女儿从不工作,爱玩游戏、逛奢侈品店。而像我这样每天坚持工作三小时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难得可贵”一副我很勤快的表情。

给人一股满满石油土豪的即视感。

实际情况,阿曼是阿拉伯半岛最古老的国家之一,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阿曼社会属于传统的农业社会,居民约40从事农鱼牧业,多数人还过着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

直到20世纪60年代之后,阿曼才开始大概模开采石油。虽自然资源丰富,但因经济起步较晚,经济基础十分薄弱,发展相对也较缓慢,但因人口少,还不到500万。海量的石油资源平均到每一个国人身上,因此阿曼仍是一个较富裕的阿拉伯国家。

不过虽然阿曼国民富了,但在世界上存在感却又很低。虽然它扼守着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输出通道波斯湾和阿曼湾之间的霍尔木兹海峡。

地理位置这么重要的一个国家,但好像没有一个大国把它看在眼里,这也是张一奇怪和不解的地方。

视线向北看,同一地理位置、位于阿曼湾对面的伊郎,却成了美国的心腹大患,一副不除不快的样子。

空气感の少女

差距也忒大了点。

美国和阿曼之间有免签,在港口办理简单入境手续后,张一正式进入阿曼,这个传说和沙特同样偏地土豪的国家。

行走在原滋原味的中东风情大街上,有种穿越到异界的即视感,一阵阵新鲜感扑面袭来。

不过五月的阿曼白天平均气温高达37度,在外面很热。

临近中午,张一走进一家名叫a aya的餐厅。

餐厅的装修不错,很简约,服务员穿着整齐,彬彬有礼地招呼张一入座。只是可能因为价格比其他餐厅略高,所以临近中午了还没什么客人。张一猜测想。

还未点菜,服员务先端来一杯苏打水。

张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清清凉凉,酸酸甜甜,开胃又解渴,味道很不错。不知道这杯水是如何制成的,回农场后张一也想偿试做一杯。

“您好先生,请点餐。”服务员把一本制作精美的菜单双手递到张一面前。

“谢谢,”张一伸手将菜单压住,并没有打算看,“请给我上几道当地的特色菜。”

客人的要求并没有让服务员感到意外,收起菜单躬身离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第一道菜端了上来,这是一份烤鸡,摆盘很讲究,也挺漂亮上面放着薄荷叶和红色的番茄酱。

红、绿色的大比例反差搭配,让这盘烤鸡色香味具。

轻轻用叉子拿起一块送进嘴里,有一股辛辣味,可能还有微量的芥末,总的来说口感很丰富。

第二道菜很快也端了上来,这是一份烤虾。

阿曼海产品丰富,这么一份烤虾足足有十只大虾,对于喜欢海鲜的人来说,这简直是福音,一次就可以吃个够、吃个痛快

吃了烤鸡和烤虾,嘴巴有些干,刚想喝的饮料,第三道菜就端了上来,这是一碗黄黄的、卖相普通的汤。

喝下一口,顿时被它浓厚的口感,复合肉羹的香闻,里面可能还加入了少量孜然。

一口下去,张一瞬间凌乱了味道相当特别,好吃又好闻只感觉,一碗真心不够

餐厅的汤碗并不大,只有约三百毫升的样子,被张一两口干完

第四道菜是一份疏菜沙拉,配料有圆白菜、番茄、黄瓜、青椒、洋葱,搅拌蛋黄沙拉酱。

尝了一下,张一就没再动它。感觉这份沙拉做的还不如自己在农场里做的。和前面两道菜的口感,差别很大,应不是出自同一个厨师之手。

最后一道是传说中的阿拉伯骆驼烤肉,餐盘大小的盛具,最上面是一块烤饼,肉肉在饼的下面。

味道嘛还可以吧,优点是量挺足的。只不过前面几道菜吃过,胃里没了位置。张一吃了两块肉肉,后面再也吃不下。

结帐的时候张一付了十五阿曼里亚尔,1ria16 rb也就是240元rb的样子。

总的来说,这么一餐并不算贵,甚至可以说是物美价廉,毕竟这里是略有档次餐厅,而且都是硬菜,菜量也足够。

张一离开餐厅的时候,来这里就餐的人越来越多,原来当地人的饭点要晚一小时左右,难怪十一点进来时,这里空无一人。

直到后来张一才知道,当地人一般早上八、九点钟起床,接着是早餐时间,十点大人上班、小孩上学。

所以中餐时间也就往后顺沿了。

从餐厅出来后,张一顺着人行道走,看到一家标牌巨大的oyo。

oyo酒店,是印度经济连锁酒店品牌,于2013年成立,在国内拥有超1万家加盟酒店、50万间客房,是国内最大的单品牌酒店之一。

对于爱吹牛的印度人,张一主观上没有喜与不喜,刚好遇到,又恰好也需要休息,就走了进去,打算开一个房间,好好休息一下,在船上颠簸了三天,早已精疲力尽。

刚一进门,就看见两个身着白胞的青年男子,身下铺着类似瑜伽垫,迎着门口就要跪拜。

下意识张一连忙避开,一脸莫明看向他们。突然才想到阿拉伯人,绝大多数居民信奉教。所以,他们有做礼拜的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

教徒每天要做5 次礼拜:晨礼、晌礼、晡礼、昏礼、霄礼。不管工作多忙多重要,一到礼拜时间,他们就会放下手头的事情来做礼拜。此时,你不可干扰他们,更不可表现出不耐烦。

于是张一静静地站在傍边,等待他们虔诚地把套跪拜、祈祷做完。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