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我父母今天给嫂子买了栋别墅。”泽功直言不讳:“但我大哥是我大哥,我是我。如果我父母也给我买一样的别墅,我只会把它捐给国家建设军需,因为我大哥已经做出成绩,他是我的榜样,也是太子殿下经常放在嘴边夸赞的人。而太子殿下交给我的

那部分,我到现在还没做的很出色,我大哥配住那样的房子,我不配。”

曲蔓蔓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可是,那些都有国家负责,本来就是国家的,可以报销,走公账啊!”

泽功:“是可以,太子殿下不止一次催促我报账,但是我不愿意。

因为我大哥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两手空白走到今天的,他只要了他的那些兄弟,还有那块地方而已。

他足智多谋,他不畏艰险,他沉稳刚毅,他身上有太多值得我学习的。

我心中以他为榜样,都是同样爹妈生的,都是四胞胎之一,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做到?

蔓蔓,我希望能明白,也能支持我现在的工作。

当然,如果愿意嫁给我,我一定不会让跟孩子吃苦受罪的。

最多五年,给我一点时间,五年后,等我做出成绩,等我也成为让太子殿下经常放在嘴边夸赞的那个榜样,我觉得,我就能配的上一切了。”

风轩听着泽功的话,眼眶很烫很烫。

白色衣衣的静谧时光

当初他跟着倾蓝,也是一心想着扶持倾蓝,好好做好凌云国际,好好干出一番事业。

可是那会儿的倾蓝是扶不起的阿斗。

如今的晞太子是众望所归,自然不是倾蓝可以比拟,所以风轩很能明白泽功这种“男儿壮志未酬”的感受,也很感动。

他对妻子看了眼,两人明显都因为泽功的真诚而感到高兴。

他们很喜欢这个女婿。

曲蔓蔓眼泪掉下来,不敢置信:“五年?万一五年后不成功呢?”

“蔓蔓,要相信泽功。”风轩看向她:“也要相信太子殿下的眼光。”

曲蔓蔓不服气:“凭什么元冰有的我没有?我哪里比不上她了?还是觉得,我现在已经怀孕了,所以就好拿捏了,就可以不重视了?”“我没有这个意思。”泽功拉住她的手:“蔓蔓,我来的时候也想的很清楚,我愿意对,对孩子负责。但是负责的前提,以及我们今后几年的生活,我总要对坦诚相告。

”曲蔓蔓:“元冰怀孕了,是孝贤王府的媳妇,有别墅做奖励。我也怀孕了,我嫁给,却没有,又或者有了还要被卖掉去发展军需,那我成什么了?把我当什么了?别

人只会笑话我的!而呢?有没有为我想过?有没有为我们的孩子想过?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谁能保证五年后一定会成功?”

泽功深吸一口气:“蔓蔓……”

曲蔓蔓抽回手,擦了眼泪:“如果是这种态度的话,那不用说了,我不想生了!”

泽功:“随。”

曲蔓蔓:“!根本不重视我!”

泽功沉默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温声道:“蔓蔓,还小,我可以再等几年,等再大些。”

“说我不懂事?”曲蔓蔓不敢置信地望着他:“泽功,我现在有了的孩子,还对我如此不公,到底有没有良心?”

风轩有些看不下去了:“蔓蔓,一个男人的价值并不是眼前的利益能衡量的。”

曲蔓蔓转身就走:“不结婚了,没意思,算我瞎了眼,看错了人,我自认倒霉总行了吧?”

砰!

她摔了门,关门声震耳欲裂。

有那么一瞬,泽功是很想上前哄她的。

可他还是停在了原地,因为很多事情,真的是因为年纪不同、阅历不同,所以价值观跟眼界都不相同。

再过五年,很可能曲蔓蔓回放看现在的自己,她也会觉得自己无理取闹,或者太过矫情了吧?

而现在,泽功却是愿意陪伴她等这五年的。

他愿意给她成长的时间,因为……他是男人,他要对自己的每一个行为负责。

泽功无疑是喜欢过曲蔓蔓的,不然也不会跟她谈爱,但现在,越是深入了解她的脾气秉性,他越是觉得她其实并不是自己爱的那一款。

泽功有些挫败地垂下眼眸,温声道:“伯父伯母,让蔓蔓失望了,真的很对不起。”

他后退一步,对着他俩鞠躬。

起身后,又道:“如果她要去做手术的话,请提前给我打电话,我会陪着她一起。”

风轩温和道:“我联系了医生,明天上午做手术。”

泽功犹豫了一下,又道:“如果在此之前,蔓蔓改变了主意,愿意嫁给我的话,我也会对她跟孩子好一辈子的。”

风轩:“她还小,也看见了,她自己的脾气还跟个孩子似的,哪里能再生个孩子?”

哗!

房门忽地打开了。

曲蔓蔓哭着看着泽功:“洛泽功,要么像大哥娶元冰那样娶我,不许看轻我,元冰有的我也要有,要么咱俩就分手,再也没有以后!”

泽功吃了一惊:“分手?”

风轩夫妇异口同声:“蔓蔓!”

曲蔓蔓却不理会,仰起头,认真道:“我宁可骄傲地分开,也不要委曲求地爱着!”

风轩崩溃地看着自家闺女:“简直……简直天真!简直幼稚!感情的事情,哪里是说分就分的?感情的事情,哪里是能拿分手来威胁的?”

小慕也失望地看着女儿:“蔓蔓,分手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

风轩夫妇都很着急。

他们觉得泽功真的很好,非常非常好,作为男儿有志气,对于未来有规划,对于感情有担当。

如果曲蔓蔓因为太年轻,身上锋芒太盛而刺伤了泽功,那一旦错过,就有可能是一生!风轩小心翼翼想帮女儿维系这段感情:“蔓蔓,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明天我带去做手术,泽功会陪着,等身体好了,可以慢慢练习跳舞,结婚的事情

过几年再说也是一样的。”

泽功深吸一口气,缓声道:“蔓蔓,别冲动。”

他也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他比她年纪大,本就是个小妹妹呢,任性也是正常的,就让着她吧。“我不管!”曲蔓蔓道:“泽功!自己选!如果今天跟我说分手,那就走!我们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