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嫂,不爱我了!”步言转头瞪大一双清澈的瞳仁,看向宋辞无辜又嫌弃的脸,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我决定还是找何言好好畅聊人生。”

“步言,而且我本来就不爱!”

末了,宋辞又补充一句。

刹那间,步言心尖又是一抽,真真切切体验了一把什么叫:“扎心!”

也是到今天,步言才知道何言能听他彻夜不眠的讲话是有多么息辛苦和难得。

宋辞见他换上一层米色衬衫和深灰色西裤,衬衫扎在腰带里,浑身透露出清爽的气息,活脱脱一个阳光大男孩,一笑起来还带着暖暖的气息。

“三嫂,走吧。”

步言道。

“嗯,好。”

宋辞目光沉了沉,也不急着去追上不言脚步,始终跟她保持定定的距离,一直见到何遇和姜酒都站在门口才加大步伐,从姜酒手中接过车钥匙。

宋辞负责开车,而姜酒坐在副驾驶上,何遇单独开车,拉开车门让何言坐在副驾驶上:“言言,坐到哥哥这里来!”

何言转了抓水润的眸子,在步言和何遇间来回徘徊视线,最后锁住步言,小小的脚步不自觉往后挪动一步,就贴在步言身后。

美女红火的裙子,身材极度热辣

何遇黑沉的面孔陡然又覆盖上一层阴霾,阴恻恻的道:“和其他男人坐在一起,将来毁了的名誉怎么办?以后还要嫁人。”

“和我坐在一起就毁名誉了?”步言唇角压了压,声音里涌出浓浓的不爽:“如果她要真嫁不出去,我将来就娶!”

“想得美!我妹妹才二十一岁!”何遇粗重绷紧脸部线条,随后就见到何言怯懦的瞪大水汪汪双眸,直将他看得无言以对,凉凉嗓线绷起来:“我何遇这辈子就算是遭到天打雷劈,也绝对不会把妹妹嫁给!”

“王八念经,不听不听!”

步言嘟囔一句,就直接弯腰将何言拦腰抱起来,放到车后座上,人也直接蹭到何言身边,砰地一声,利落干脆的关上车门,对宋辞催促的开口:“三嫂,快开车!一会儿他就追了上来。”

“系好安全带。”宋辞幽幽提醒一句,踩住油门,嗖地一下子,开出姜酒换的新悍马。

何遇见悍马车轮在地上碾过一圈,摩挲出灰尘,随着车速飞起,卷起何遇一脸灰尘。

他咳嗽了两声,又冷着脸坐进SUV918跟着追上去。

一路开到不夜市,刚好将近七点钟。

步言出门前给霍慕沉发了一条消息,万一霍慕沉找不到人,恐怕就会像上次一样,将整个华城翻过来。

宋辞停好车后,就见到紧追其后的何遇,笑了笑。

“没想到追得挺快!”

她道。

何遇敲开车窗,阴恻恻道:“把车门打开,我带我妹妹一起走,们三个人一起走。”

“今天是给何言散心,如果要是跟一起走,那也完全没有散心的意义。”宋辞冰冷冷的说:“不如让言言来选择,她是跟我们一起,还是和一起?”

何遇黑眸紧紧盯住她,不急切的看着何言,只是盯着宋辞,话却是对何言说:“言言,下车哥哥带去逛街,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哥哥带买。”

“哼!”步言坐在一侧,长臂伸出,霸道的将何言揽在自己怀里,捏捏她的肩膀,端起一张清隽秀雅的脸,要笑不笑的睐何遇恨得牙根痒痒的脸,说:“何言是我的病人,当然要和我在一起。

如果和在一起,我根本就没办法观察她。”

“要怎么观察?”

何遇咬牙切齿的问道。

步言睐一眼何言把头低得矮矮的小脑袋瓜,用手温柔拖起何言的脸,笑得欠揍,说出来的话也更欠扁:“当然是要近距离观察。”

“我看是想近距离爱吧!”何遇忍无可忍,将车门重重拉开,略显深重不满的声音从喉腔里涌出来:“少诱拐我妹妹,我才不允许!”

“拜托,们两个大男人吵够了吗?”姜酒扭头见两人为争何言,‘我一言一句’的互怼,下意识就觉得两人是个抢糖的小朋友,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道:“我们是来逛街吃东西,不是来听们两个开展年度大戏!现在们几个人都给我下车!”

好霸道一女的!

宋辞忍不住偷偷笑,姜酒气势和管家七七和泱儿差不多。

不得不说,步言和何遇真……幼稚!

三人下车后,一齐就朝不夜市走去,门口刚好就见到霍欣欣站在门口,她身侧还有几个‘狐朋狗友’,正陪在她身边,听她使唤。

其中一个还有……蔡雅!

蔡雅一见到宋辞过来,忍无可忍张口就喷:“宋辞,怎么也会来?”

宋辞懒得理会蔡雅,心想:“霍欣欣如今没有霍爷爷的喜爱,徐丽又被关进精神病院里,叶玫还做了她的小妈,将来叶玫要是生下孩子后,以叶玫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允许霍殷离和霍欣欣出现,碍着她的眼!

霍殷离和霍欣欣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定不会让叶玫好过!

霍席光后院失火,娶叶玫是他最大的败笔。

不,应该是娶徐丽就是他走错了路!”

蔡雅捏着手机,拧巴着脸看着宋辞无视他们,并堂而皇之从他面前走过去,伸手挡住宋辞,道:“怎么,见到我们没看见吗?”

“我眼睛不瞎,看见了。”宋辞眉头微皱着,心情不悦的道。

“那为什么就当做什么都看不见!害我现在被华大开除,宋辞要负全部责任,否则我不会放过!”蔡雅道。

宋辞目光阴沉的瞥向霍欣欣,见到站在蔡雅身后,只是得意嚣张的看向她,便笑道:“霍欣欣,不站出来好好管管身边的狗,别一带出门就乱吠,小心我拔了它所有的牙齿,顺便把她的主人一并收拾了!”

“宋辞,我如今不怕了!”霍欣欣想起来苏雪凝要嫁给他哥哥消息,就更加得意,连口气都较之从前嚣张不少,恢复她一贯的跋扈:“现在M&R没钱了,而且三堂哥刚刚已经答应让我进部门实习!”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