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豪既是想想的弟弟,也是倾慕的妹夫,所以他比较中立。

而流光刚才一开口就是方沐橙不是好人,表示流光对方沐橙积怨很深,再听他的话,难免有个人感情在。

洛杰布挑了个比较中间的,想要听听看事情的经过。

于是,雪豪将事情又说了一遍。

有了之前倾慕恳请他跟倾羽帮忙找小鬼的基础在,所以雪豪尽量客观,却还是重点描述了一下倾慕跟孩子们的感情。

他还道:“太子殿下当初想将迩迩交给姐夫跟姐姐领养,后来又觉得,姐夫毕竟没有做过父亲,真正做过父亲,跟没有做过父亲的人,对待孩子的时候,行为跟眼光都是完不同的。这也是为什么,刚才太子殿下急的快要发疯了,可是姐夫却比较淡定的原因吧。”

倾容不说话。

对于领养迩迩,他真是没兴趣。

他跟想想现在感情不错,而且王府跟军部那么多事那么多人,他哪里有时间带孩子?

倾容道:“像倾慕那样,天天握着迩迩的手叫他读书写字,叫他吃饭拿筷子,呵呵,我很忙,没那闲功夫。

如果真的放在我府上领养,我也是请家教的老师,或者下人看着他。”

倾羽闻言,忽而道:“幸亏迩迩跟着太子哥哥!”

清纯大眼软妹子美女气质刘海可爱私房写真图片

倾容蹙眉:“什么意思?”

倾羽直言不讳:“太子哥哥会教导迩迩做人的道理,这孩子内力深厚,如果落在坏人手里,没准长大了会成什么样的祸害呢!还好,他是跟着太子哥哥的!”

倾容:“我又不是坏人!”

“你欺负太子哥哥!刚才!”

“我没有!是他欺负我好嘛?他冲来我这里的!”

“就是你欺负他!”

“你。。。你还讲不讲道理了?”

“我不在这里住了,以后我住寝宫,要么去纪家大宅,你这个王府,我不住了,乌烟瘴气的!”

倾羽站起身,就走了,隔空给雪豪留了一句话:“我在幻天阁炼丹!”

雪豪当即对着洛杰布道:“皇爷爷,我说完了,先走一步。”

下一秒,他也追随倾羽的身影离开了。

流光坐在那里,他不能走。

太子殿下是先伤心,再受委屈,再有苦说不出!

所以他不能走,他要把事情摊开来弄清楚,让洛杰布至少防范一下方沐橙,没有证据,他也要找出证据来!

流光忽而有些后悔,毕竟他今日如果不打草惊蛇,晚上还能跟今夕用那个引蛇出洞的法子。

那样或许就有证据了。

但是,再转念一想,他们是恶斗没有想到凶手是方沐橙!

如果是这样,做两颗药丸,抓四个小鬼,今日即便是故意放小鬼出来让他抓,即便是部署的万无一失,只怕方沐橙也不会出来了。

流光思前想后,心里觉得憋屈!

真是憋屈!

也难怪太子殿下会说这是他第二次对兄弟寒心了。

洛杰布闭着眼,细细分析,睁开眼后,一双古潭般深不可测的眼,落在方沐橙倨傲的身影上。

凌冽读到的卷宗里,方沐橙一家皆是宁国特工,为了给国家窃取情报,在雅西潜伏了数十载,最后败露,家毙命,唯方沐橙一人存活下来。

凌冽是哭着读完的,他想起当初的纳兰庭,觉得纳兰庭真的很幸运,还能回来。

可是方沐橙一家都回不来了!

但是那份卷宗里,却没有提及雅西国的睿亲王,就是方沐橙的父亲!

如果凌冽知道是睿亲王一家,联想当初醒汐郡主联姻雅西嫁给睿亲王为王妃,必然也就知道了方沐橙是洛天祈的亲外孙!

(洛天祈,是洛天凌的双胞胎哥哥)

因此,洛杰布思前想后,觉得方沐橙不可能有问题!

他望着这孩子,道:“沐橙,你能不能解释一下,小人参果?”

方沐橙静默了一会儿,而后从怀中取出一个宝石一样的东西,放在掌心里。

灯光的笼罩下,不一会儿就有一棵小树长出来了,上面挂了几颗人形的小果子,大多是青色的。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