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宇晨一出手便是杀招。

黑龙杀咆哮而出,带起凌厉的风声,拖动着火焰,如同一道闪电,迅速的轰击而至。

对方使枪的修士大惊失色,勉强回过神来,枪尖接连点出,轰在那狰狞咆哮的黑龙身上,不断的瓦解着黑龙杀的威势。

吴宇晨冷哼一声,手上一抖,隐约中有八卦图一闪而逝,然后发出巨大的暴响之声,带起一片绚烂的光影,那使枪的修士惨叫一声,倒飞而出。

直到此时,那两个攻击下盘的修士才堪堪到达跟前来,吴宇晨一跃而起,长枪一划,便带起了连绵如雨的攻击,跟对方战锤交击在一起。

刀光一闪,吴宇晨身后直接挨了一刀,但他根本没有理会后背的刀伤,合身朝着挥舞着战锤的修士撞了过去,战锤与长枪顿时就撞出了令人目眩的星火。

“给我死!”

吴宇晨大吼,手中龙魂枪重重的轰击而下,那舞着战锤的修士咬牙,脸上狰狞无比。

他也是力量型的修士,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挥舞着战锤了,如今这个吴宇晨,竟然敢跟自己拼力量?

战锤修士迎了上去,乍一接触,便感觉到自己的战锤上传来了巨大的力量,这力量是如此的可怕,就好像一座山在瞬间崩塌了一般。

噗!

战锤修士一口血喷了出来,迅速的想要后退,可却被龙魂枪硬生生的砸倒在地,瞬间被打得脑浆迸裂,体无完肤。

浅栗色短发少女的户外冷色系图片

“死!”那使着战刀的修士见着自己被忽略,羞恼中还带着几分窃喜,竟然敢小觑自己,简直没死过啊!

他眼中掠过一抹厉色,手中刀光破空而去,朝着吴宇晨脖颈处直接斩去。

噗!

吴宇晨后背陡然多出一蓬的血光,却是那紫墨金晶再次迸射而出一道金气,从他后背飙射而出。

那挥舞着战刀的修士正准备扑上去,可眼睛一花之下,却有一道剑气直冲而来,他慌忙间举刀想要抵挡,可那抹金气连吴宇晨的肉身都随意刺成筛子,还会被一把普通元器挡住?

噗!

金气斩碎对方长刀,正中他的小腹,刺出一个通透的伤口,鲜血顿时就飙射出来。

吴宇晨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他愣了一下,趁着对方身体有些僵直的时机,一枪便刺穿了他的心脏。

这也行?

不愧是开了主角光环啊!

事实上,这一场战斗看似简单,吴宇晨却是已经几乎是全力而为了。

第一个修士,吴宇晨也是黑龙杀八卦图尽出,以势恫吓住对方,才能够勉强杀掉,而第二个使战锤的修士,吴宇晨甚至硬撑着被战刀斩在身上,才硬碰硬的干掉对方。倒是最后一个是纯属运气了……

吴宇晨心中吐了个槽,脸上却不动声色,做出一副淡淡的装逼姿态出来,举枪斜指天狼:“现在轮到了!”

天狼脸色平静,心中却是震惊无比,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三个属下,哪怕抓不住对方,也能够让吴宇晨手忙脚乱,到时候自己再悍然出手,一举抓住他。

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在瞬息之间,就杀掉三个天元境四重的修士,尤其是最后一个,就连他都看不出对方是如何做到的。

这可是三个比他境界更高的修士啊!

果然不愧是妖孽吗?

不过,越是这样,天狼就越开心,这岂不是说明,对方身上肯定有大机缘,只要抓住了他,这些机缘就是自己的了!

越级杀敌,势,莫名出现的剑气……

这家伙身上,还有什么呢?

对于对方的虚张声势,天狼并不在意,自己的实力是天元境九重,对付区区一个疑似天元境三重的修士而已,对方再怎么逆天,也根本就是手到擒来。

至于死掉的手下,他也没放在心上。

只要自己能够得到机缘,死一些人又算得上什么呢?

“好了,不用再磨蹭了,跟我走一趟吧。”

天狼淡淡开口,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空气中顿时就腾起了烈焰,汇聚成一朵一朵的火烧云,炽热的高温瞬间散发辐射开来。而当他伸出手的时候,那原本已经无比炽热的火烧云,瞬间汇聚而成一只大手,朝着吴宇晨身上抓去。

“走妹!”

吴宇晨见没有成功拖延住对方,对方这真元大手却是直接已经将自己笼罩其中,逃是不可能的,只能够硬撑。

他挥舞着龙魂枪,千机引顺着枪尖蔓延而上,构筑而成一个若隐若现的八卦图,然后迎了上去。

轰!

轰鸣燃爆之声,从那紧握而下的大手之中,连绵不绝的响了起来,天狼的脸色却是变得极为古怪起来。

少顷,紊乱的真元带着点点火星四散爆开,那燃烧着火焰的真元大手,竟然没用合拢,而是硬生生的被一杆龙魂枪给挡住了。

这特么的?

天狼刚才虽然只是随手一击,可天元境九重的随手一击,别说是天元境三重了,恐怕就是天元境七重,八重,都得跪吧?

这个家伙是怎么抵挡下来的?而且,自己的真元大手,似乎还有所损伤?

吴宇晨只感觉仿佛泰山压顶,分分钟就要将他碾碎,他的血肉,在迅速的迸裂,毕竟,他此刻的肉身虽然强大,但也就相当于炼体的天元境七重,如何能够抵挡得住对方如此恐怖的一击?

无尽的火焰之力,迅速的冲进了吴宇晨的体内,要将他身体经络冲毁,可就在吴宇晨感觉自己即将被碾碎的时候,他体内的那截紫墨金晶,却是忽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来。

一道又一道的金气,不断的从紫墨金晶身上飙射而出,硬生生的将那些冲击而下的火焰之力冲得七零八落,吴宇晨体内真元之湖内的火焰之力趁势一涌,跟着金气将对方火焰赶出体内。

可还没等吴宇晨心中一喜,那紫墨金晶再次光芒大作,将吴宇晨真元之湖涌出的火焰之力绞杀得体无完肤。

吴宇晨差点没吐血,这紫墨金晶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很快的,吴宇晨反应过来,这紫墨金晶恐怕是因为对火焰之力有所抵触?

火克金的缘故,导致火焰之力与紫墨金晶势不两立?

这种可能性极大,吴宇晨想要将紫墨金晶拉进真元之湖的时候,这紫墨金晶便开始胡乱发飙,金气乱涌,令他苦不堪言,而在刚才,天狼的火焰之力想要摧枯拉朽的将自己的真元碾碎,却是激发起了紫墨金晶的反应,所以才暴走,让自己堪堪能够将对方一击抵挡下来。

这玩意还能这么用?

“恩?”

天狼忽然抬头,望向远处,只见得私人订制的方向,猛的爆发出一阵极为恐怖的气势,然后有一道绿线迅速的冲刺而来,这可怕的速度令天狼眉头紧皱。

这么快?

不能再拖延了!

“们去拦截。”

天狼冷哼一声,整个人猛的超前一冲,伸手虚握,遥遥对准了吴宇晨的方向,猛的一凝!

吴宇晨忽然抬头,冲着他咧嘴一笑,然后手中多了一把长剑,重重的往自己的小腹处一刺。

……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