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辰知道自己入魔了,而且还挺严重,要是没有这个金色笼子和自我压制的话,只怕早就完全入魔了。

好在这二十二年来,他想着自己的妻子,想着自己的儿子,所以死命保持住一丝清明,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他就自己撞击金色笼子,也能让他痛得冷静下来。

墨炎烈站在金色笼子外,盯着犹如乞丐一样的父亲,热泪涌起,随即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南星辰的面前。

“爹!”墨炎烈声音沙哑,悲痛无比。

南星辰却被吓愣住了,死死的盯着墨炎烈,才发现这张俊脸很熟悉,因为有像他的地方,也有像妻子龙婉儿的地方。

“伯父,他叫墨炎烈,也叫龙九天,是和婉儿伯母的孩子。”熙月菱看墨炎烈泪流不止,南星辰完全被惊吓住了,只能走进黑色屋子,打破这一局面。

南星辰的眼睛瞬间暴突,不可思议地看看熙月菱,随即又看向墨炎烈,嘴唇都剧烈的抖动起来。

“,说什么?”南星辰还是无法相信,他知道自己孩子被婉儿送去古越大陆了,这才二十二年,怎么可能回来恒古大陆?

“爹,我是您的儿子,我从古越大陆上来了,我来找您和娘了。”墨炎烈哭泣,声音沙哑到都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儿子?”南星辰伸手双手来,双手抖动不已,“这,这是真的吗?怎么可能!”

“伯父,是真的,是儿子回来了,我们是从古越大陆回来的,当年伯父把孩子送下古越大陆的,听说在海中出事了,还以为……没想到机缘巧合找到了。”

熙月菱也很激动,看着墨炎烈和南星辰的情况,也是内心难受。

眨眼吐舌软萌妹子吊带衫运动裤尽显少女身材图片

“爹,没认错,是孩儿,母亲说我原名叫龙九天,不过后来为了避人耳目,我在古越大陆就改名墨炎烈,父亲,真的是孩儿啊。”墨炎烈已经接近金色笼子了。

“主人,不要靠近金色笼子,体内有魔气。”小冰连忙提醒他,“会被女主人发现的。”

墨炎烈内心一惊,连忙稍微往后一点,他绝对不能让菱儿和父亲知道这件事。

南星辰似乎开始清醒过来,随即道:“,可有胎记?”

墨炎烈一愣,随即道:“有。”

熙月菱顿时转身出去,墨炎烈才给南星辰看了他臀部上红色的龙形胎记,这一下,南星辰是完全相信。

“孩子,孩子,真的是,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南星辰顿时老泪纵横,“娘,娘可还好?”

两父子顿时都哭泣了一阵子,外面的熙月菱只能再次走进去。

“墨师兄,伯父,们别哭了,对身体不好,伯父,我们已经去过了龙灵殿,也见过伯母了。”熙月菱开始给南星辰讲他们来龙灵殿的事情。

之后是冷静下来的墨炎烈又给他讲了古越大陆的事情,包括他们怎么上来恒古大陆的。

这一讲,时间就过去了整整一天,这中间南星辰的情绪一直是起起落落,哭哭笑笑,不过很意外的是他的魔性并没有发作。

他们躲在山洞的这一天,万佛山的方丈大师感觉不放心之后,又回到石室,随即发现南星辰连笼带人都不见的时候,简直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瞎了。

但随后他就意识到大麻烦,连忙拿出了传音螺给龙灵殿的老祖龙霸天传了话。

良久那边老祖传音回来,带着无奈的口气道:“罢了,也许都是天意。”

方丈大师也不知道老祖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既然这么说,他也就不去追查了,只是到底还是忍不住好奇,打通了石室,一天的时间,让他找到了岩浆层,也找到了那条被熙月菱他们挖下来的密道。

显而易见,南星辰是被人救走了,但方丈大师想不通的是,到底谁这么大本事,在他眼皮底下救人,起码也要半神境以上,而且要有空间宝器,还有就是知道金色笼子怎么操作。

想到自己得到金色笼子上万年,都不知道怎么操作,心里还真有点心痛,一件宝贝就这么没了。

麒麟空间里,墨炎烈道:“爹,不用担心,我们找到了神鸟凤凰,凤凰的唾液就能解除的魔气,到时候会恢复正常人一样了。”

南星辰很是激动,确实没想到他们居然一路上的机缘那么好,得了这么多的宝贝不说,居然连神鸟凤凰的都找到。

“烈儿,那们去了万兽险地,难道没有被魔气侵入?”南星辰询问,他就是在里面半年感染了魔气,不过一开始他并不知道而已。

墨炎烈内心一惊,但立刻笑道:“没有,我们进去就一周而已,爹,先洗漱一下,休息好,孩儿会带回去见娘亲。”

南星辰立刻眼泪就掉下来了,熙月菱为他准备水放入金色笼子里,随即她除了空间。

墨炎烈也很快出现在空间外面。

“墨师兄,真没想到伯父还活着,现在好了,伯父伯母终于能相见了。”熙月菱为墨炎烈高兴,他的亲生父母都还在,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情。

墨炎烈眼泪湿润,点点头道:“确实没想到,菱儿,说凤凰什么时候能醒来?”

熙月菱哭笑不得道:“这个还真不知道,现在小梧桐也不说话了,应该是全力在温养凤凰吧,不过也别着急了,在我空间里,总安全一点。”

墨炎烈知道没办法,随即点点头道:“那我们等下就回龙灵殿?”

熙月菱微微蹙眉道:“离开一个月时间还有二十天,墨师兄,我想在外面消化灵珠在回去,不然在那边突破,怕天师怀疑。”

墨炎烈想想也对,小冰立刻出现在外面,对着熙月菱说话。

小黑翻译道:“女主人,不如让主人先回去,毕竟女主人不知道炼化要多久,还有就是伯母那边,一个月时间要到的话,就要回去石牢,万一被发现就不好了,主人现在有朱雀空间,也可以带伯母进出了,女主人就安心在这里炼化。”

墨炎烈立刻蹙眉道:“但我带不了我爹回去,我没有黑屋子。”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