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间,二天过去。

这二天里,简波几乎没有睡觉,除了斩杀妖兽,便是打坐恢复真元,而且以此作为自己休息的方式。

在秘境之中,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宝贵,简波不敢浪费丝毫。

而简波的收获,同样丰盛。

这二天,简波一共斩杀了妖兽三十四只。

其中,十四只一级妖兽,获得积分,三百二十积分;三十一只二级妖兽,获得积分一千积分。

共获得一千三百二十积分。

加上之前获得的六百三十积分,总计获得:一千八百五十积分。

斩杀一级妖兽,对于简波来说,没有太多难度,斩杀二级妖兽,有着后期实力的妖兽,却令简波棘手不已。

好在这两只二级后期妖兽,都属于偏弱的存在,都有着一些致命的弱点,否则,简波也无法将其抹杀。

简波有感觉,虽然自己的修为没有增进,但是战斗的能力和技巧,已经达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

还有血煞掌,这门从血魂神功之中,推演出的法术,对它的使用,已经趋近圆满。

小菇凉户外公路高清写真

简波可不管功法是邪是正,只要能将敌人至于死地的法术,便修炼无误,至于正邪,看法术在什么人手中使用,是不是滥杀无辜。

若非如此,简波不修炼血魂手、血云手、血煞手,单凭一套熙元掌,以及法器、灵器、宝器,有的时候,还真相形见绌,不是妖兽的对手。

同时,简波还有一种感觉,那便是自身产生了,难以述说的变化。

自从青龙残魂入体,不仅帮助了他获得修为,似乎也在改造着,他的体质和血脉。

体质和血脉,乃是天生之物,一般来说,后天难以更新血脉,只有祖先拥有强大力量的情况下,才会有着血脉力量遗传下来。

那等大能,简波甚至无法了解,那个境界的名字。

体质则更加特殊,千万个修者中,才会有一体质特殊之人,这等人往往拥有很强的天赋,对某种属性有得天独厚的领悟力,成就不可限量。

从季雨卉身上,简波就见证了体质特殊之人。

但是后天改造体质的事,简波从来没有听说过。

然而,意外之中,青龙残魂入体,却真的在这么做。

简波觉得自己的血脉间,都好像有种力量,若是将其增幅到真元之力上,威力会增强很多。

至于体质,简波却也无法说清。

“青龙残魂,似乎有着滔天的之力的气息,难道说,这是一种功力么?”

简波暗自思忖,却也无法得知。

不过他很是期待,一旦青龙残魂一血脉融合,会得到怎样的改变,自己又会有怎样的提升。

“这奥秘却是无穷,不知何时能够明悟。”

简波知道,青龙残魂,绝非帮助自己提升修为这么简单。

青龙残魂必然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宝藏,需要他好好地开发。

“若是我此刻提升了修为,说不定有机会斩杀,更强大的妖兽!”简波暗自思忖道。

只要进入九阶筑基境界,便可达到筑基境界无敌手,不过简波暂时还不想强行提升,想在秘境之中,提升修为有机会。

令他欣喜的是,他的实力已经媲美元丹境界,如果力以赴,可以和元丹中期强者一战。

如此一来,他面对那钟明秋之时,便不会有太多的忌惮。

然而,就在此时,简波远远的看到三个人影,其中一个熟悉的人……

“奇怪,郝云师兄去哪儿了?”

听道那人在寻找郝云,简波略微思忖,随后便是反应过来。

这个人正是那日,开启秘境之时,跟在郝云身边的年轻人,冲简波作抹脖手势的年轻人。

听那人的话语,言下之意,应该是在寻找郝云。

可惜他们不知道,无法找到郝云了,郝云早已成为简波的掌下亡魂。

不过显然此事,是不能让紫阳宗得知,那样对于玄天宗,便是一场大麻烦,对于简波是不死不休的追杀。

简波身形一闪,便隐匿丛林之中……

“楚奎师兄,不必担心,郝云师兄实力强大,天赋卓绝,不必担心。”

那个年轻人的身旁,有位身穿紫阳宗服装的年轻人,话语间对郝秋颇为恭敬说道。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面色比较冷峻的年轻人,跟在二人后面,一行三人,朝着简波的方向漫步而来。

“已经过去三日了,我们还没到郝云师兄,若是出现意外,恐怕宗门都会震动,到时候,若是郝天师兄问起,我们该如何应对?”楚奎一脸担忧之色的说道。

楚奎身边年轻人说道:“说不定郝云师兄,现在已经先行回到了集结地,我们回去一问便知。”

跟在后面的冷峻少年,冷冷的说道:“若是我哥出现意外,你们二人都得受罚!”

楚奎和他身边的年轻人,瞬间沉默下来。

显然,郝云的意外失踪,对他们而言,显得颇为棘手。

二人甚至懊悔,不该离开郝云身边,若是郝云有所损失,他们都担当不起。

紫阳宗的天才弟子,每一个都是绝顶之资,受到宗门最好资源的培养,一个都损失不起。

“那边有人。”冷峻年轻人面色一变,指着简波的方向说道。

跟在楚奎身边的年轻人,朝着简波的方向望去,随即右手隔空一指,无形气劲绽放而出,一道凛冽的指剑,向简波袭击而去。

简波眉头微皱,没想到这个人,感知力如此敏锐,蓦然凝聚真元,化作一道屏障,将楚奎身边年轻人的指剑,抵挡下来。

随即,简波一跃,来到三人跟前。

“是个弱小的蝼蚁。”

楚奎看到眼前之人,只是一个三阶筑基修为之人,略微有些诧异,不过却丝毫没把后者放在心上。

毕竟,简波显露的修为,不过是三阶筑基境界。

而楚奎自身,便有着四阶筑基修为,身边的年轻人,也有着同样的修为。

身后那名冷峻的年轻人,实力更强,竟然是六阶筑基修为巅峰,只差一步,便进入七阶筑基境界。

如此阵容,即便对方是七阶筑基的修为之人,他们都不惧。

何况是简波显现的修为,只是一个三阶筑基修为的弱者。

楚奎身边的年轻人,见自己发出的隔空一指,竟然被一个三阶筑基的修者,不费吹灰之力抵挡下来。

而且,这个三阶筑基修为之人,不但不逃逸,竟然还敢欺身上前,不由得感到有些意外。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