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喉结松动了一下:“以前的事情就算了……”

“想多了秦总。”王可如轻抚着手上的那只鸽子血戒指,轻轻褪了下来,举高,扔掉……

她说,“秦汉,我们法庭见,该我的东西我会拿回……想让我净身出户,你作梦吧!”

秦思岚就沉不住气了,直接开撕:“阿姨,做人不能太贪心的,你要离婚秦家凭什么给你钱?”

“被狗咬一口还得赔偿给打疫苗呢。”王可如冷笑:“思岚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还是说有一天你要离婚了就准备净身出户回秦家,我想晚晴也不会愿意家里平白无故地多出一张嘴吧?”

经此薄家一走,王可如信心大增,很有一股当年当顾太太时的气势。

秦思岚和她比到底是嫩了些,立即上当,“沈晚晴算什么,她有什么资格嫌弃我?”

王可如风轻云淡地笑笑。

沈晚晴的脸色难看到无以复加,咬着唇说不出话来,特别地委屈。

王可如很是慈爱地看着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