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名士兵从柜子后面走出来,眼神凌厉,胸口挂着狗牌,上身套着标准的军用背心,两只胳膊裸露在外。

他显然对自己的暴露有些惊讶,目光始终盯着齐山,右手的手枪晃动了一下,似乎想要抬起来,可是看到齐山的枪口,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比利科恩少尉……”瑞贝卡有些惊讶。

“看样子你认得我,难道你曾做梦梦到过我?”比利的回答有些轻佻。

显然是经历过被枪指着的情况。

“你是被判处死刑的一级杀人犯,你刚才应该跟押送法警在一起。”

“所以,要不要直接干掉他?”齐山眯眼。

瑞贝卡惊讶的看着齐山,“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齐山耸肩:“我们现在可是身处险地,多了一个不安因素对自身安可不是什么好事!”

比利冷眼旁观,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似乎说的不是他一样。

瑞贝卡有些不放心的看了齐山一眼,眼神中传递着几分警告的意思。

不过小女孩的白眼没有任何杀伤力,反而透着一种精灵古怪。

魅力脸蛋时装装扮

“我是stars的警察,告诉我之前发生了什么?”瑞贝卡问道。

“怪物袭击,丧尸,水蛭还有巨大的蝎子,不要露出这种表情,我知道你并不相信,不过我说的是实话。”

比利看了齐山一眼,说道:“给你们一个忠告,老老实实躲在一间车厢里不要动,保持警戒状态,如果能够小心,运气够好,那么只要等到天亮就没事了!”

瑞贝卡娥眉微蹙:“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有些事情光说是没有用的。好吧好吧,看来我还是离你远一点比较好!”

说着比利试探的退后一步。

“站住,你被捕了!”

齐山嘴角一脸,直接给手枪上了膛,比利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他能感觉的出来,眼前这个男人是个说到做到的狠角色,只要他再敢有丝毫动作,这发子弹肯定会打在他身上。

瑞贝卡要上前,齐山伸手将她拦住。

比利道:“你不会想真的开枪吧,枪声会把怪物吸引过来的。”

“那正合我意,我真想见识一下怪物长什么样子!现在把枪扔掉,用多少把吊在右手上的手铐重新使用起来,我想这样,能用我们的小女孩几分安心!”

瑞贝卡蛾眉倒竖:“嘿,你在说什么?我可不是小女孩,你应该叫我警官!”

她这一打岔,比利抓住了齐山一瞬间走神,突然对着地面开了一枪,直接转身三两步就推进另一个车厢。

整个过程动作非常迅速,宛如排练过千百遍。

从开枪到人影街舞,整个过程没有超过两秒钟。

齐山当然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故意露出一个破绽,也是为了让对方逃跑。

开玩笑,刚刚来到生化危机,现在还没有弄清楚时间点,一共就遇到两个大活人,齐山还需要对方为自己提供更多的情报。

当然了,前提是他能够在生化危机的环境当中生存下来。

虽然已经来到了生化危机位面,实际上齐山对这里的了解也并不多,除了保护伞公司和爱丽丝所经历过的一系列事件。

可以说对这个怪物一般的末日丝毫不了解。

再加上现在查克拉使用受到限制,即便有部分能力可以使用,比之前也要多加几分小心。

他需要队友,这个叫做瑞贝卡的小姑娘,显然是个合适的选择,长得漂亮又年轻,身材看起来很不错,虽然胸有点小,但是腿够长啊。

再加上警察职业在这个世界的神秘加成,齐山觉得很有必要给她留下一些好印象。

开枪并不合适,混在一起更是糟糕的选择,那么唯一剩下的攻略路线就只有让他走了。

瑞贝卡懊悔的跺了跺脚看了齐山一眼,齐山耸耸肩表情无辜。

两人正在做眼神的交流,突然一个人要破窗而入。

“爱德华,发生了什么事?”

瑞贝卡吃了一惊,连忙冲了上去。

那人打扮与瑞贝卡相似,一看就是队友,可是现在受伤明显很严重。

不知道受到了什么东西攻击,两只胳膊都血肉模糊,面部受到严重撞击,鲜血顺着嘴角流下,留下大片鲜红的沧桑。

他靠坐在车厢上喘着粗气,脸上难掩疲惫之色。

“这里已经……”

“你先不要说话,我给你包扎一下!”瑞贝卡忙取出随身的医疗袋,有条不紊的准备着。

爱德华明显有意识不清了,看了瑞贝卡一眼,精神明显放松了下来,嘴唇抖动着,有气无力的说道:“这里被包围了,你一定要小心,瑞贝卡,森林里到处都是丧尸还有怪物!”

“丧尸和怪物?”

瑞贝卡正疑惑间,一条血肉模糊的丧尸犬破窗而入,他双目散发着诡异的绿光,牙齿纵横交错,浑身裹着浓厚的血浆,好像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魔一样。

丧尸犬双脚一落地,就直接对着瑞贝卡冲了过去。

整个过程快如闪电,瑞贝卡只来得及惊叫一声。

砰!

一声枪响,丧尸犬脑袋开花,一捧鲜血直接泼在了瑞贝卡的身上,半截尸体砸在地板上,在惯性的推动之下,硬生生拖出两米多远,在地上拖出一条粗大的血痕。

瑞贝卡忙跳了起来,满脸厌恶之色的抹着衣服。

“该死,恶心死了!”

齐山将手枪收了起来,抬手扔过去一瓶解毒剂。

“没时间抱怨了,还不快给你的同伴解毒,他被丧尸咬到,已经快要不行了!”

瑞贝卡下意识的伸手接过,道:“他中毒了?”

“你的同伴已经昏过去了,再这样耽误下去,可就真的没救了!”

瑞贝卡还要追问,可是齐山却已经悠闲的踱步离开。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绿色血清,简单为爱德华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真的已经没有气儿了。

咬了咬牙,死马当活马医,飞快取出注射器,为爱德华注射了解毒血清。

解毒血清顺着血管蔓延身,在爱德华已经发黑的皮肤下,仍然清晰可见。

血清明显起到的作用,正在利用体内的残余活性,迅速清理病毒,怎奈何爱德华中毒已深,还没等解毒剂扩散到身,他就已经断气儿了。

眼看着肤色恢复原状,爱德华仍然没有动静,瑞贝卡抬头看了齐山一眼,齐山耸耸肩表示无奈。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