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娜的出现,宋翊以为,有会是一场激烈的对抗。

但宋翊却突然发现,琳娜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柔和了许多。

脸上的表情,也不再是盛气凌人的,反而有了一丝恬淡。

而琳娜,因为经历过那场被人决定生死的抉择场面。

她也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生命是多么微不足道。

也就萌生了好好过这一生的想法。

如今,她已经不再像过去那般不可一世,认为自己多么了不起了。

而是更加荣辱不惊,也更加实际了。

她想到宋翊,也不再像过去那般,一定要与之攀比的想法。

取而代之的,琳娜想去了解宋翊,从其身上学会不一样的人生态度。

所以,琳娜来了。

她见多宋翊的时候,对方已经不是真王妃,而是烟柳夫人。

绝色红裙美女野外写真气质优雅唯美动人

因为萨满巫师亲自认证,烟柳夫人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被完颜阏氏打入了冷宫——彦霖宫。

所以,琳娜曾一度以为,自己见到的会是颓废,甚至愤世嫉俗的女人。

可是,却并没有见到她想象中凄惨的景象。

宋翊虽然精神不振,但仍然十分淡定,并没有在自己面前,露出畏手畏脚的模样。

这让琳娜十分惊讶,以为冷宫的生活,不像自己意识中那般。

可是,但琳娜看到满园疮痍,再看到宋翊和身边宫女身上薄薄的衣物,她便知道,冷宫还是那个冷宫。

“有客人来了,你都不招待吗?亏我们还是老相识了”琳娜说道。

宋翊看了一眼琳娜,说道“你只是来看望我,我当然欢迎。若你还想吵架,恕我不奉陪了”

宋翊如今每天吃些冷饭菜,都没有吃过一顿热饭,哪里有力气和心情去和琳娜争吵。

“怎么?过得不好?”琳娜听到宋翊有气无力的话,心中还是不由自主有高兴的情绪产生,脸上都有了微微笑容。

琳娜很快便见到宋翊脸上的不悦神色,知道自己开心的模样,并没有掩饰得很好。于是,收起笑容说道“我真的只是来看望你的。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琳娜一边说,一边让身边的丫头送上了一个满满当当的包裹。

“你看”琳娜继续说道“我怕你在这里生活没有过冬的衣物,特意从家里带了一些过冬的东西给你。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了。这里可不像外面,可没有人敢来接近你”

琳娜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宋翊当然也不会矫情地拒绝。

说实话,她真的缺少过冬的储备。本来,她以为自己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哪怕在冷宫,也能过得十分怡然自得。

可是,无情的现实却给了宋翊当头一棒。自己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地出现在皇宫内,又因为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更是被女真人十分崇拜的萨满确认了的。

如今,在彦霖宫,完是靠外面的人定时定点送饭菜来,才能勉强活下来。可是,彦霖宫地处偏僻,人迹罕至不说。更是因为年久失修,所以,无论是屋顶还是窗户,到处都是透风的地方。

一到阴雨天,冷风呼呼从缝隙中吹进屋内,外面天空下大雨,屋内也同样是水漫金山。

要不是宋翊和巧儿两人相互取暖,说不定,早就生病,一命呜呼了。

可是,随着天气转冷。马上冬季大学到来,夜里温度越来越冷。宋翊她们带来的薄被也不能抵御冷风侵袭了。

宋翊和巧儿正在为这件事情发愁。而琳娜却带来了她们最需要的东西。

宋翊岂会傻得拒绝呢?

不过,宋翊也不是没有怀疑琳娜怎么会突然变好了呢?

琳娜看着宋翊投向自己的质疑目光,也没有恼,只说道“我有话要跟你说,好不好?”

宋翊看了看琳娜,然后点了点头“进来吧。不过,我跟你说,屋内可没有茶喝”

琳娜笑了笑,跟宋翊进了屋子。

收拾出来的一间正殿房间,虽然木头朽了,桌椅也都歪斜。但仍看得出来,表面并没有一丝灰尘。看样子,每天都有人打扫。

“在外面的时候,我还以为……不过,屋内还蛮干净的吗”琳娜随口一说。

“现在,我和巧儿有大把时间,不收拾住的地方,又能干什么呢?”宋翊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然后随手一指说道“随便坐”

琳娜左右环顾了一圈,屋内也确实没有什么摆设。还是该有的东西都有。但显然是从不同房间拼凑来的。就连厅内椅子也有不同的风格。显然不是一套。

琳娜随便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巧儿是刚才一直跟在你身后的宫女吧?”

“嗯,是啊。只有她愿意跟着我到这个地方吃苦。我要谢谢她,要不是她,我还真的撑不下去呢”

“夫人”说曹操,曹操就到。

巧儿端了两杯茶走了进来。

宋翊并无多少惊讶,虽然这里的条件完不能和外面的比。可是,巧儿仍然想尽办法改善条件。

厨房的灶台也搭设好了。厨具也一点点置办。这些都亏了巧儿还有宋翊的首饰。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宋翊的首饰,和巧儿的软磨硬泡之下。

彦霖宫的护卫也有一两个心软的人,偷偷地帮宋翊她们的忙。

至少,每天有热水喝和洗洗涮涮,不用整天和冰冷的井水打交道。

不过,因为不能出去。所以,宋翊他们已经将能烧的柴火都烧得差不多了。

不用的木门、木窗,桌旗板凳,都被当成柴火,废物利用。

但宋翊她们还是舍不得浪费,只有晚上盥洗的时候,才起火烧水。

她们还留着更多的木材过冬使用呢。

如今,两杯热水,也是一种奢侈。

宋翊问道“你点火,烧水了?”

“嗯”巧儿回答。

“烧就烧了吧。你也多喝点热水,这天也越来越冷了,别冻生病了”

“奴才知道了”巧儿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而主仆两人的对话,琳娜部听在耳里。

原本以为冷宫寂寥,但没想到,生活却如此艰苦。

看着手中茶杯里,名副其实的白开水。

琳娜很难想象,不过是杯热水罢了。刚才仿佛还听到了她们惋惜的情绪。

admin 未分类